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怀孕乳晕 >> 正文

【丹枫】隐藏的杀手(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程家辉一家三口从武汉几经周折终于在腊月廿九这天回到了父母家。

“爸、妈、哥、嫂子,不要对外说我们是从武汉回来的,免得引起大家的恐慌。我们真的很正常,不发热、不咳嗽的,根本没有病症。”

程家辉心里既害怕又觉得庆幸,如今人们是谈武色变,还好自己的车不是鄂字打头的,还好自己是在武汉封成之前就已经出发往老家赶了,不然别说进父母家的小区,恐怕一出武汉他就得被交警扣压隔离。

“知道,不用嘱咐,妈不会说的。”

程家辉的父母都八十几岁了,和程家辉的大哥程家耀在一起生活。

“家辉,这个时候回家必须在家自我隔离。从今天起,你们三口人住爸妈的房间,没事别出屋,吃的喝的,我会给你们送到门口,非常时期,也就不要讲究除夕春节的了,我临时决定了,今年除夕咱家就吃饺子,不做什么菜了,等下年,再补上。还有社区会几天来检查一次,核对人口,查有没外来人口输入,如果让人给查出来,知道你们是从武汉来的,肯定是要被带走拉去隔离的。”

李利虽然心中十分纠结:本来小叔子一家回来过年是件开心的事,平时都忙根本见不着面,只有在春节期间才能有这一次见面举杯共庆的机会,可今年偏偏出现了病毒,而且还是在武汉发现的病例,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李利本打算不让他们回来了,可等她打电话时,程家辉一家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没办法,李利也就再没说啥,心却提到了嗓子眼,能怎么办:武汉虽然已经成了疫区,可这毕竟这是自家兄弟,公婆的亲儿子。既然回来了,也不能把他们赶出去,再说这个节骨眼,往哪赶?家里人若容不下他们,那么哪里还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嫂子,我知道,放心,我们回来这一路上都在车上,除了在加油站加了几次油,连饭店也没进去过。我们一切都听哥嫂的安排,谢谢嫂子这个时候能容纳我们。”

程家辉对哥嫂一直都十分的敬重,由其是嫂子,他认为父母在哥嫂身边被照顾的很好,多数是嫂子的功劳。自己在外省了不少的心,平时没时间回家的他会经常给父母汇钱,哥嫂曾不止一次告诉他,家里不缺钱,不用他汇钱,可他还是会定期往家汇或直接转帐发红包。

自从离开家乡去了武汉工作、定居每年过春节,程家辉不管路有多远,多不好走,他都会自驾车拉上老婆儿子回老家过年。他想:父母年纪渐渐大了,自己不能随时在他们身边尽孝,春节不管怎样也要回来住上几天,和父母、哥嫂侄子们亲近亲近,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愧欠哥嫂和父母的很多。

程家辉家住的是三室一厅不到九十平的楼房,主卧给父母,他和李利住略大一点的侧卧室,儿子住的房间是由书房改装成的,里面除了一个长两米宽两米的榻榻米外,还有一个十分窄小的写字柜,书柜和放东西的柜子都是吊在墙皮上的。平时家里也很少有亲戚来,住得也还算可以,每年春节程家辉全家三口回来,程家耀和李利会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他们两口子住,儿子和侄子在一个卧室,他俩去客厅搭地铺睡。

“家辉,跟哥嫂千万别客气,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况且爸妈还在。就是以后爸妈不在了,这也是你的家,随时欢迎你们回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病毒传播得太快了,而且传染性太高了,咱们必须注意,以保证全家人安全为主。”

程家耀心疼的看着弟弟戴着口罩的脸,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无奈和不安,这让他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赶紧把目光转向了弟媳妇和侄子,她们也是戴着口罩,只露着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与胆怯,站在门口一直没有向屋里迈一步。

“快上屋,爸妈的房间都让我整理出来了,正好可以住下你们三口。我马上去给你们热点饭菜!”

李利说完低着头强忍着眼泪进了厨房,恐惧、担心、怜悯痛绞着她的心。

“对不起……嫂子……谢谢……哥哥……嫂子……”

程家辉的媳妇儿刘影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滴滴淌在了口罩上。

“快别这么说了,非常时期,咱们自己家人就不要客气了!”

程家耀的眼框也湿了。

“家辉、刘影,嫂子把饭菜放门口了,你们吃完,把碗筷再放回来!”

一晃程家辉一家从武汉回来六天了,这个春节过得,没有了节日的一点气氛,整个楼里都被紧张压抑包围着。自程家辉一家三口回来的当天,就隔离在了父母的房间里,平时不敢迈出这房间一步,只有上厕所时,确认厕所里没人才出来,还好厕所就在他们住的房间的左侧,家里如果有人上厕所只要留心听,都能听到。

父母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程家辉让给了老婆和儿子,自己在大床的下方铺了一床被又折了一折,这便成了他临时的床位,现在的楼房基本都是地热,地铺一点也不凉,只是有点板腰。一家三口除了吃饭,几乎不会摘下口罩,上完厕所后也会用酒精和消毒液冲洗马桶,手也会出房间后一次一洗,脸自从来到这儿没有洗过,更别说洗澡了,口罩一个换了两个,口罩他们回时自备了一些,酒精和消毒液都是李利备好了的。

程家辉的全家五口也要除了吃饭摘下口罩外,连睡觉都戴着。李利每顿给程家辉全家送饭菜都会戴上一次性的塑料手套,每次洗他们的碗之前,都要用酒精喷一遍,然后再用滚热的水烫上一遍再刷洗,洗好后,单独放在一个方盘上,放在一处厨房通风凉好的地方。虽然程家辉一家回来后一直相安无事,可全家人的神经每天都绷得紧紧的。

砰砰砰……砰砰砰……

“喂!家里有人们?社区的,请登一下记!”

这天刚刚忙活完上午的一顿饭,李利正在厨房刷碗筷。

“你好!”

程家耀赶紧从客厅里出来,他正在拖地,单位一直不上班,这期间李利太累了,他决定要帮她分担一些,拖屋地成了他唯一可以帮忙的事。

“你好!请问你家有没有外来人员?有,必须上报!”

程家耀把门打开一道缝,两个戴着帽子、口罩全部武装的社区负责人站在门口。

“没有外来人员!”

说这话时,程家耀心跳到了嗓子眼,他明显听出自己声音在颤抖。

“没有就好!请问你是这家户主吗?家里几口人?这里有一张表,按表格填上,户主姓名,身份证号,住址,家中都有什么成员,和户主的关系……”

其中一位社区负责人用一双戴着蓝色一次性手套的手递过了一个笔和一张表格。

“好的,我可以进屋里填吗?”

程家耀强压了压紧张的神经,伸手接过来笔和表格。

“可以。”

社区负责人似乎也看出了程家耀紧张的情绪: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人与人之间被疫情弄得几乎都没了交往和沟通的那份心情,更是谁也不愿意接触任何人,此时能理解彼此才是最好的交流。

“社区的?”

李利听见程家耀把门关上了,忙从厨房走了出来。

“嗯!填表格,我的手有些紧张,怕写差字,还是你来吧!”

程家耀小声的说了一句。

程家耀紧张得手直抖,他很想快点把表格填完,社区的人也可以快一点离开,可他笔的手不听使唤,每写一个字都十分吃力,而且字也写得歪歪扭扭的。

“行!我来,你去告诉爸妈一声去,社区来人了!”

李利边从程家耀手里接过笔,边冲他使了一下眼色,又看了一下公婆的卧室。

“爸,妈没谁来,社区的人来核实家里有没有外来人?”

程家耀几步来到了父母的卧室前,声音不高,房间里的程家辉一家三口听得真真切切。

三口人你相互看了一眼,屏住了呼息,大气不敢出一声。

“你好,这样填可以吗?”

李利终于填写完了家里人的一切信息,她又把表格递给了程家耀,用眼神示意他开门交给门外的社区负责人。

“可以……谁叫程家耀?和程广胜是什么关系?这个也需要填上!”

社区负责人十分认真的看了一遍,发现程家耀和程广胜没有写是什么关系。大概是李利着忙,忘了写了。

“我是程家耀,程广胜是我爸!”

程家耀赶紧拿着笔补填了上去。

“好了,打扰了,谢谢你的配合!请问一下,你们对门怎么敲不开门?”

“不客气……”

程家耀刚想关上房门,社区的负责人又问了一句。

“啊!不知道!可能是回乡下老家过年去了!”

程家耀知道对门十几天前就全家出门了,这几天一直没听到有回来的动静。

“噢!谢谢!那咱们往这贴张纸条吧!告诉他们如果回来通知社区一下,咱好过来登记。”

“行!电话号也留下……”

程家耀不想听两位社区负责人在说什么,赶紧关上了房门。

“李利,你拿体温计来试试,妈好像高烧了?”

程家耀的父母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用热水泡泡脚,每天为父母送上一盆洗脚水也成了程家耀的工作。

也许是白天的这次社区登记,让程老太太受了点惊吓,晚上程家耀送洗脚水时,老妈竟说身体不舒服,今天不想洗了。这让他很意外,因为晚上泡脚已经早已成了父母晚睡前的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已经持续几十年了。

这时程家耀注意到老妈哪里有些不对劲,脸色比往日红了许多,白眼仁也有些泛红。他赶忙小跑来到正在客厅泡脚的李利身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啥?妈高烧了?吃晚饭时还好好的呢?”

李利的脑袋嗡的一下,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差点把洗脚盆的底踩翻了。

“38.6度,高烧了。”

李利从婆婆的腋下取出温度计一看,果然是高烧了。她在心里不住的说:不会的,一定不会是的,也许是白天让社区来人惊着了,才高烧的。我小时候一吓着就发烧,妈妈在中午站门口叫几次就会好的。婆婆一定也是吓着了,她一直没出屋,不可能感冒。家辉全家虽然是从武汉回来的,可他们自进这个家门就隔离了,根本没和婆婆接触过,甚至都没有互相多看上两眼。而且他们三口人也没发烧,不可能把病毒传染了婆婆?可千万不要是那种病?如果真是,这家里的所有人恐怕都难逃一劫,求老天爷保佑!求南无阿弥陀佛保佑!

李利一边给婆婆找退烧药,一边心里不住地祈祷。可就算李利再怎么的求天求地,婆婆经过医院的几次检查,最后还是被确诊了,随后是公公,三天后老两口双双被送进了心冠肺炎急救中心隔离治疗。

程家耀的爸爸妈妈被确诊后,他们家被贴上了封条,整个小区也变成了疫区,所有的居民都被恐惧和不安笼罩着。

“家耀,看来是家辉他们带回来的病毒,怎么办?要不咱通知社区吧?这个时候再考虑亲情,会害了全家和周边的人,那样咱们是不是太自私了?以后还咋有脸在小区里住?”

公公婆婆在医院治病,李利和程家辉及儿子也被带去了医院,进行了采血化验,做了各种的检测,值得庆幸的是,三天后,他们都相继被排除了。

“必须在家隔离,不许随便外出,虽然你们暂时没有症状,可不代表没有潜伏的可能。”

社区负责人在贴封条时,隔着门叮嘱了他们几句。

“还有,如果有武汉的接触史,必须坦白交待,隐瞒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临走时,社区负责人又说了一句。这已经不是提醒他们一次了,可程家耀全家一个口径:没有。

此时的李利太害怕了,怕公公婆婆医治不好,怕自己和程家耀及儿子迟早也会被传染,怕家里藏着的那三个人被社区查到,全家也许都会被判刑。还有看这情行,家辉全家人肯定就是网上说的带着潜伏病毒的,也许马上去医院检测,对他们是有好处的。

“这样做,是不是有些绝情?”

程家耀的心情更是,手抓巴挠的难受,父母被确诊了在医院治疗,做为儿子的他竟不能陪护,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提心吊胆的憋在屋里,天天还要提防社区的人来调查。虽然父母都被确诊了,可他还是不肯也不敢相信是家辉他们带回来的病毒,万一爸爸妈妈没了……他不想再失去他们。还有,直到今天,家辉一家三口人没有一人发热,自己和妻儿经过检查也已被排除,所以在父母确诊后,医院和有关部门在对他进行调查时,他一口咬定,没有武汉接触史,自己也不知道父母的病源是从哪里来的?他实在不想把弟弟交给社区。

“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命比什么都重要,亲情能当命活吗?万一他们三口人是潜伏者,不趁早去医院,岂不是害了他们?”

李利越想越觉得应该通知上报社区,如果晚了,可能全家人的命都会没了的。她知道程家耀很在乎手足亲情,她决定自己出面和程家辉谈谈。

“家辉,爸妈其实不是感冒了,是被确诊了,已经被隔离治疗了,我和你哥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把你们从武汉来的事向社区汇报一下,我觉得,这个时候去医院检查是最重要的……”

李利敲响了程家辉一家三口住的公婆房间的那扇门。

“嫂子,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们不是说妈爸是普通的感冒吗?难道真是我们……”

程家辉隔着门,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后悔、担心一齐涌进心头。他没有听到李利后面说的是什么?满脑子全是爸爸爸妈妈在医院里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痛苦的画面。

癫痫病怎么样能治好啊
癫痫病对女性有什么危害
安徽著名的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评头品足网 | 鸭腿肉怎么做好吃 | 蒋雯丽年轻时照片 | 农历十月初一 | 波风水门出场集数 | 媳妇婆婆 | 荆门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