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法院和检察院 >> 正文

【客栈连载小说】红尘孽债:梧桐巷 五十三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五十三章

一天下午,紫薇一进门就大喊大叫:“吴琼,今晚是新上映的《庐山恋》,听说是爱情故事片很好看,我们一起去,票我买好了。”忽然看到屋里坐个当兵的,有点不好意思。我急忙介绍,这是我的朋友赵海。这是我的同学紫薇。紫薇在心里骂我,几天没见在家里搞对象了,事先也没告诉我。没想到吴琼这次捷足先登了。

紫薇和赵海聊得很投机,他们在一起聊起部队的生活,因为紫薇当过三年女兵。紫薇的父亲在部队,她初中没上完就去当兵了。看电影时,我悄悄地问紫薇:“你看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不错。”

“真的?”

“真的很不错,我们几个好朋友知道吗?”

“不知道的,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吴琼你吃独食了吧。我们姐妹几个不是说好了吗,谁有了对象,都要互相通气,你可好一句话也不说,今天如果不是邀你看电影,我还不知道呢。不过你的命真好。”

“这个男的真的很好?”

“我说的没有错,我也是当兵的,对当兵的我一看就有数,你可要像蒙古人对马,纳西人对牦牛,鄂伦春人对麋鹿那样善待他啊。你要是没看好,就让给我,哈哈……”紫薇说完把嘴唇厥起,随后又做了个鬼脸。

“去你的,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夫,不可辱。亏你说得出口。”我瞪起眼睛,要打她。

“你就没听说了吧,‘朋友妻,不客气;朋友夫,视己夫’。”

“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我和你开玩笑,哈哈……”

没有想到紫薇对赵海特别好感,以至于在几十年的交往中,始终与赵海保持友好的关系,每当我与赵海闹矛盾,她总是倾向赵海,为他说好话,弄得我好困惑,甚至怀疑他们关系暧昧。

正月初六,我下班回家刚进门,赵海就把车子接过去了:“冷不冷?”“冷,真冷,冻死我了。你看,我手都冻红了。”他连忙把我的手拉进他的怀里,当我的手紧紧贴着他那滚烫的身躯时候,我楞了,脑海一片空白,就是心跳得厉害,感觉全身热呼呼的。难道这就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爱?爱失去的快,来得也是这样的快。我站着乖乖地趴在他的怀里,吸取他身上的热量。这是我第一次享受一位军人的体温。从那天起他经常吻我。大概是赵海想表现自己,家里的一天三顿饭都是他做,看到脏衣服就洗刷,就是床单被子等大件他都洗。我看到这一切感觉真的好幸福。谁说没有幸福啊,这不是说来就来了吗?晚饭后,家人都在客厅看电视,我俩就在屋里谈心,他说:“还有几天假期就到了,你在家会不会想我?”我没有回答。

“我会给你写信。”

“好的。那你明天就回家和你的家里人说说,从这里走吧,我送你。”

“好吧,那我明天上午回家,下午回来。”

第二天早晨,赵海和我父母说过就回家了。晚上我下班到家,他已经回来了,并且早就把饭做好了。我进门就叫饿死,要吃饭。他急忙盛好饭:“快吃吧。”

“我中午没吃饭。”

他抓住我的手:“为什么不吃饭?”

“不知道。”

“是不是病了?”他说着就摸我的脸,“怎么很烫啊,发烧了吧。”

“发什么烧,我没有生病。”

“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烫啊。”

“笨死了,你傻啊。”

他的眼神包含着多少爱,我说不清,只感觉他的眼光像阳光洒在我的身上很温暖。使我本来就很红的脸,更红了。他的眼光又像一根红线,紧紧地拴在我的心上,仿佛一只羔羊乖乖地跟着红线,不离寸步。我边吃边问:“你几点到我家的。”

“下午4点,我到家,门锁上了,就去你爸那里拿钥匙,回来就做饭等你。”

“嘻嘻,嘻……你就知道我肚子饿啊?

“是的。”他用很亲切的语言问我,“吃饱了吗?”他热烈地吻我。外边的门响了。

“快,妈回来了。”

妈进门就说:“呀,小赵回来啦。”

“回来了,妈,赶快吃饭吧,我把饭做好了。”

“谢谢小赵,你在家我们真享福,到家里就有饭吃。”

我忙给妈盛饭:“爸还没回来吧。”

“饭盛好你爸就到了。”说着说着爸就回来了。

“爸爸,赵海的假期要到了。”

“这么快啊。”

“是的,叔叔。”

“给他买点东西带着。”

第二天,为了给赵海送行,爸买好多菜。爸说今天谁都不要动手我来做,你们尝尝我的手艺。爸爸做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一家人高高兴兴吃完晚饭。爸又问赵海:“你需要带点什么东西我来给你买。千万别客气。”

“叔叔,我什么都不需要。”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他和我说好多关心话语,平时看不出来。他的话不多,说出来还真的很让人感动。快11点了,我要回房休息了,赵海拉着我不放。他激动地吻我,我被他那有力的双手紧紧地搂抱在怀里,感到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心跳得特别厉害。他一边拥抱着,一边不停的在抚摸着我。我被他火热的激情所感染,也情不自禁地紧紧搂抱着他,好像在把两个面团揉和在一起。我被他搂抱的要窒息了,却无比的兴奋,如果真的窒息在他的怀抱里,也心甘情愿!他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脸,他的嘴唇不停在我的脸上手上磨蹭着,一边亲着一边小声急促说:“我爱你,我爱你……”我们亲热了很长时间,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嘴里多一个温柔有力并带有咸味儿的舌头……

突然他将我抱起,轻轻地放到了床上。我想这是在我的家,怎么能这样,我不停地挣扎着。他把我紧紧地压在身下,一只温暖的大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当他的手触摸了我那爱情的源头时,我顿时变成一碗柔软的面条,就再也无力挣扎了。

我尽情享受着他的抚摸,感受着他的温暖,品味着他的神情。此时的我,如同微风,宛如清水,柔如轻纱,任赵海抚摸、亲吻、搂抱……不论他什么行为,我都快乐无比,激动万分。

他像一只充满激情的雄鸡不同地发出“爱你,爱你”的呼声。他那激动颤抖的双手把我的最后一件衣服脱了,我却像一只胆怯的小鸟挤进了他的怀抱。两个裸露的身体相碰,到处都是激情的火花。

他的手臂紧紧搂着我,似乎要把我搂入自己的身体中去。他贪婪地看着我身体的每一处,当他看到我两乳之间一颗黑痣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呀,真的有啊。”他惊叫了起来。他盯着黑痣看的发呆。我那白如雪,柔如锻胸脯上的痣,特别的显眼,醒目,好像是镶嵌在玉体上的一颗钻石,好像是一只眼睛,又好像是一条项链的鸡心。紧接着他用手不停地抚摸起来。他以这颗黑痣为圆心,抚摸了我的双乳,抚摸了我的胸脯,抚摸了我的全身。他的手时而僵硬,时而柔软,时而急速,时而缓慢,时而颤抖,时而停滞。可能是抚摸还不足以表达他激动的心情,不一会竟亲热地亲吻起那颗黑痣来,进而亲吻我的全身。我们沉醉在肉体与肉体的融通中。

我松弛了,似乎要溶化,要流向他。他举起我,似乎像倒酒一样把我泼向自己。似乎我是一股无尽的热流,像一瓶葡萄美酒注入他的腹中。我全身松弛,向他流泻着,而他就像一只高脚杯子,收取我的生命之酒。我就这样偎着他,如痴如醉,在他一个个亲吻下融化、融化,融进他的血液之中,似乎他是满载着我的火热生命的铁流。

我好像晕了过去,意识渐渐远去,全身都溶化了,流淌着,在他的怀中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不停抚摸着他。他是那么完美,那么强壮,那么轮廓分明。他那分明的轮廓抚摸起来令人惬意,简直不可思议,他的全身像在燃烧,温暖的身体让我得到圆满。

不一会他忽然坐了起来,扒开我双腿,仔细看了我的小腹,大概是看到了三颗痣,激动地摸了又摸,又高兴地亲起来。最后把我抱在怀里,嘴里不停嘀咕:“我太幸运了……”时间不长我感觉肚子上有一股暖流,于是他得到了满足。

激情之后,我们两人全身是汗,如同大雨淋漓。我休息了一会,用毛巾擦干净身体,穿好衣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少女越是相信善良就越是容易失身,如果不是失身于情人,那么就一定失身于爱情。

从此,我更加扑心扑命地待他,恨不能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他。也许,太爱一个人就是这样,总嫌弃自己不够好、不够美、不够尽情。

第二天,我爸给赵海买了好多东西,酒烟糖果茶叶等,装了一大包。“爸,他又不会喝酒也不会抽烟,你买这些干嘛。”

“你知道什么啊,他不会喝酒抽烟,但是他可以招待战友啊。”到底还是爸爸想得周到。

“小赵,给你带点钱。”

“谢谢叔叔,不要的,我有。”

我请假一天把他送到徐州。我们在徐州玩了半天,逛了好多商店。他要给我买东西,我没要,他生气了,说我看不起他。为了使他高兴,让他给我买了一块花布。我知道他没有多少钱,家里条件很差,不忍心花他的钱。他是下午五点的车,他给我买好了票,让我先回家,他才能走得安心。送我的时候,他跟着车走了好远好远。我坐在车窗边看着他那离我越来越远的身影,不由得流出了幸福泪水。我虽然回家了,可是心却跟他走了。

小儿癫痫病能治好
南京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评头品足网 | 鸭腿肉怎么做好吃 | 蒋雯丽年轻时照片 | 农历十月初一 | 波风水门出场集数 | 媳妇婆婆 | 荆门机场